逸章小说网>历史>天问(gl) > 你很幸运
    生平如弈棋。落子愈多,围地愈广,也许到最后将天下都网尽了,仍不免无处可下时,与对坐那人决分生Si。

    这时回首,终于看清自己是如何一点一点收紧喉咙的绳索,如何一步一步落花流水至于此地。等到在一方囚室之中握紧白绫,再向谁去借明年洛城的一场春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定辰二十三年,洛yAn。

    一冬未雪,蜿蜒的洛水因枯竭而缓流,满城弥飞着灰白的杨花。某场重大而不值一提的较量在这个春天落下了帷幕。作为失败的代价,当朝御史顾陈顾大人被指密谋叛乱,连坐至于全族,连仆从家丁也不容脱罪。

    荷甲持兵的队伍掀动一阵腥风,卷着沾血的杨花滚向街角。城中百姓听说了这场事变,早聚集在道路上翘首旁观。为首开路的官兵举起佩刀将围观的民众b退,在一路喧嚣簇拥之中行往东市。

    在皇城沉浸于又一场血腥屠杀之际,洛yAn城郊的龙图寺中,当今皇上的幼nV,时年十七岁的江疏,正代父皇为洛yAn祈雨。

    老柳低眉垂落枝条,映照着龙图寺明hsE的寺墙。明漆墨瓦的大殿外,围立着寺院僧人与季公主的仪仗。

    大殿中,一身素服的江疏背手而立,抬头望向供奉香火之后,披着金箔垂首盘坐的主尊之像。王朝最顶尖的工匠雕凿出的慈悲面容,在大殿昏暗香火之中朦胧地垂首回望。

    江疏向前两步,提起衣摆长身跪立于蒲团之上。殿外的侍卫立即将殿门关闭——皇家在人间的权威是绝对的,纵使皇族会向神佛致敬,这场臣服也绝不容生者围观。

    “再拜大慈大悲主尊座下。父皇殚心恤民,可白天表。传声宇内,百类共知。而今少瑞冬之细雪,乱新岁之春cHa0。祈望得赐春雨如期,以慰父皇竭诚之德,而济生民无养之苦。江疏敬祈。”

    江疏合掌祈毕,提衣起身。主尊像背后庞大而浓郁的黑影中,却突然走出一人来。江疏正要唤进侍卫,那人已经跪倒在地,“求殿下救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江疏扬了扬眉,心中已然有了推论。知道季公主会在龙图寺中祈雨,消息如此灵通,该是朝廷的人。冒着被当成刺客的风险向自己求助,走投无路到这等地步,这时节除了御史大人的家人,不会有旁人了。

    那人见江疏没有传人,连忙低头膝行近前。大殿烛光跳动,照得那人眼睛愈显明澈。薄唇低眉,襟发散乱,看着最多不过十六七岁。两手垂在身侧,因为紧张而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就躲在尊像背后吗?”江疏轻轻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回殿下,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岂不是拜了你?”

    江疏的语气中并无愠怒,甚至可以说很温和。但跪着那人已经一身冷汗,立刻拜伏在地。

    江疏踢了踢那人的膝盖,“抬头。”

    那人顺从地再次跪直,抬头望向她的眼睛。这位顾家nV儿的眼睛实在漂亮,眸子深如湖水,此时却难掩受惊的忐忑。脸侧几丝碎发被冷汗浸Sh,不显狼狈,反而可怜。